+充满朝气的团队/Engergetic team
朱戴林书画艺术是在杭州市二轻工业系统中国企改制的浴火中涅磐出来的新颖广告公司。风雨历程已有十个春秋,本人具有深厚的工艺美术传统艺术底蕴和大都市现代商业艺术造诣,聚集着一支具有广博资源的工艺美术师和广告策展设计师团队 [查看详情]
最新活动栏

【新观察·木刻艺术新论文】

    鲁迅——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

      

      作者:朱 戴 林  2012.7


内容提要

先驱——泛指某一事业的先行者、领导者。鲁迅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一面旗帜,不仅深刻影响了现代中国的文学、思想等领域,而且他直接推动了中国现代美术事业尤其是木刻版画艺术的发展。新兴木刻由鲁迅先生创先指导发起,作为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从美学创新角度以此改变旧传统艺术表现手法,从讴歌为国为民呐喊来唤醒民族精神,本文阐述浅论鲁迅先驱精神以此激发我们当今中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民族精神。

关键词:鲁迅  新兴木刻   先驱  美学  创新  民族精神  

文学家郁达夫说:“如问中国自有新文学运动以来,谁最伟大?谁最能代表这个时代?我将毫不踌躇地回答:是鲁迅。”作为中国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80年前的1931年8月盛夏,鲁迅先生在上海开创性地主办了“木刻讲习会,请日本友人内山吉给“一八艺社”的进步艺术青年讲授新兴的木刻艺术,由此中国版画木刻技术和表现艺术由传统旧木刻走向现代木刻。一支以现代木刻为文化思想表现手段的新生力量由此诞生,一场全国规模的新兴木刻运动拉开了序幕。

中国历代美术绘画中的形体特别是人物造型结构的表现,注重神,偏废形的艺术方法和西方严谨的人物结构艺术方法相形见绌;内容题材多数远离现实生活;而鲁迅引领的中国新兴木刻版画正唤醒了现代中国的美术。综览中国的现代文学史、现代美术史、现代版画史,无不为鲁迅先生在中国新兴木刻版画艺术的创新精神而折服。本文阐述以下几个观点论证鲁迅是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

一、鲁迅的美学理念

  美学是现代学科中为数很少的针对人们内心生活的一门学科。美学研究审美活动,它是人们用心去感受外部世界从而获得意义的一种活动,它涉及的是人类的特殊情感,是一个难以测算估量,变化万千,极其活跃的内心领域。(1

鲁迅对于艺术创作提出的是:“生活美是第一性,艺术美第二性”的唯物主义美学理念,他又认为美学有三个要素:“一曰天物,二曰思理,三曰美化”。(2)用现在的话来说,也就是社会生活、思想熔铸和艺术加工。而鲁迅对于一件完整的木刻艺术品要求也是“天物”、“思理”、“美化”三者的有机统一。鲁迅辩证地解了艺术和现实、政治和艺术之间的关系,根据艺术的性质和性能的需要来阐明他的美学理念

一)改良木刻旧美学观

鲁迅认为,中国绘画艺术的发展,汉唐具有较高的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但到了宋元明清,特别是到了清代,由于民族矛盾的加剧和统治者的高压统治,逃避现实、遁迹山林的文人画却充斥画坛,题材一味山水花鸟,画面人迹罕至,画风变之为孤芳自赏。文人画当然也是“国粹”,但其保守性极强,难以改革,且距鼎沸的现代生活实在是非常遥远。少量的上层木刻版画艺术表现也日渐浮华颓废,所幸的是民间盛行的木刻版年画民俗民风感情色彩鲜明,构图点线面简洁明快,经过借鉴、改良可以成为一种适合于现代中国革命所需要的艺术。

西洋绘画是以油画占主导地位,到了19世纪末,随着资本主义世界矛盾的激化,形形色色的现代派在欧洲泛起,鲁迅认为这种崇尚主观表现,画作变形怪异,“尤为致命的是随属新奇,而为民众所不解。”而且,油画并非我们的“国粹”。(3鲁迅在受西方现代版画各时期流派艺术品美学思想时,其中对苏联版

画艺术家在版画中表现的“真挚精神”和反映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成绩”,因而“使我们更加觉得亲密”(4),而对献身于无产阶级解放事业的德国版画家珂勒惠支的版画作品尤为钟情,认她的作品“愈看,愈觉得美,愈觉得有动人之力,“照出了穷人与平民的困苦和悲痛”。(5)鲁迅在历经多年的广泛收集、认真揽阅、考察中外美术的历史和木刻版画现状的基础上,

结合中国国情所得出结论是改良木刻版画旧美学观,让中国的木刻版画富有时代的生命力。鲁迅又就中国新兴木刻的发展道路作了精辟的阐述。他说:“采用外国的良规,加以发挥,使我们的作品更加丰满是一条路;择取中国的遗产,融合新机,使将来的作品别开生面也是一条路。”他号召木刻作者们“都不断的奋发,使木刻能一程一程的向前走……”。

(二西方木刻新美学

西方美学是不断发展的美学,创新体现在后人对前人的超越。19世纪末,随着资本主义世界矛盾的激化,各种美术流派此起彼伏,绘画打破了传统技法。西方的木刻版画也出现了让人耳目一新的美学特点,显现出一批传承文艺复兴时期工细技艺和反映人文美学基础上创新的作品。在鲁迅的热衷关注、收集、推荐下,具有新美学观的一大批版画好作品展示在国人面前,如:德国革命画家梅斐尔德表现工业从寂灭中复兴心境的写实主义版画《士敏土木刻之图》比利时画家麦绥莱勒艺术上追求简洁、单纯、粗犷和富于变化连环木刻《一个人的受难》、《光明追求》德国家珂勒惠支以尖锐的形式把在资本主义制度下工人阶级的悲惨命运和勇于斗争的精神传达出来《织工反抗》《牺牲》和《死神与妇女》《起义》等等。这些深刻反映思想层面,对个体生命挣扎的表现和对个性自由的尊重与向往正是鲁迅所欣赏的新美学艺术表现形式。这就是从“为人生”的创作要求出发,唯物主义世界观的美学思想核心,现实主义的视角对政治和艺术关系的正确反映

(三)新兴木刻的艺术感染力

我国的新兴木刻版画,诚如鲁迅所说:“是取法于欧洲的”,“虽然不能说和古文化无关,但绝不是葬中枯骨,换了新装”。中国的新兴木刻艺术,它的母体——祖国和人民——由麻木走向觉醒、由屈辱步向反抗、由贫弱迈向健壮时代的产物。它的作者是从人民行列中奋起战斗并时刻准备献身于革命事业的艺术尖兵。木刻版画黑白分明、表现力强、复制性好、易于宣传。既是宣传大众的工具,又是表现时代旋律的艺术武器。鲁迅当年热切介绍并自己有所珍藏的珂勒惠支、麦绥莱勒等人的作品,那种感人的凝练、强烈以及社会关怀的赤心,与石版、铜版等相比,木版画则是最便利、最单纯的。但在当时的各地艺专,并没有铜版、石版的车间,也没有像样的木版印制的条件。“一八艺社”早期社员胡一川先生曾充满感情地回忆:当他看到鲁迅介绍出版的木刻时,就产生特殊的感情,并开始模糊地认识到木刻价格不贵、表现力强、便于印发,是符合革命需要的有力武器因此,它以燎原之势发展起来。一方面,它是革命的战斗文艺,不断出现在国统区的进步刊物里,活跃在最前线的战壕中;另一方面,又被看作是中国早期现代艺术中令世界瞩目的艺术现象。它的火线气息、战斗意志,使之带着真实人生的硝烟、东方古国的质朴,成为感染时代中国现代性的木刻艺术。

二、鲁迅艺术创作的精髓

  鲁迅以他敏锐的艺术鉴赏力,在许多文章中对一些代、民族和作家艺术家的风格作了高度精确的品评。如,汉代石刻的“深沉”、“宏放”汉末魏初文学“在新兴木刻的收藏中,鲁迅是最全面的,现在国内还没有一个机构、个体,能有他那么丰富的收藏。这些收藏正是鲁迅为重构新木刻运动创作精神内核的一种储备,完整地反映了他的艺术观风格,是艺术家的创作个性在其作品内容与形式有机统一中的显现。它直接受艺术家人格的支配。这一点,鲁迅对此也谈得十分深刻。他说,美术家的作品“表面上是一张画或一个雕像,其实是他思想与人格的表现(《热风.随感录四十三》)站在唯物史观的思想高度,鲁迅提出了不但要“因人,而且要因事因时来考察风格的原则(《准风月谈.难得糊涂》)。必须把艺术家放在一定的历史环境中,放在当时、当地所面临的社会现实的范围内,放在艺术家对胜过感受认识去研究风格。我想反应社会,结合时代艺术的创作正是鲁迅先生的木刻艺术创作的精髓。的“清峻、通脱、华丽、壮大”唐代线刻的“流动如生”唐末小品的“正是一塌糊涂的泥塘里的光彩和锋芒”宋代院画的“萎靡柔媚、周密不苟”明清小品的“赋得性灵”、“有时也夹着感愤”法国文学的“善于讥讽俄国文学的“善于讽刺”英美文学的“善于幽默”果戈理的“含泪的微笑”陀斯妥耶夫斯基的“残酷到了冷静”……都是脍炙人口的真知灼见。这些不落前人窠臼的独特见解,对于人们学习和研究中外文学发展史,至今仍在发生指导和借鉴作用。然而,鲁迅艺术创作出贡献并非仅在于此。更重要的,乃是他提供了前人所未曾提供的科学地考察艺术创作的原则和方法,提出了建设唯物主义新文艺必须运用新意匠,开创新风格的历史要求,从而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艺术创作论。

(一)反映当下社会的精神

在鲁迅先生的热诚关怀、直接指导、大力推动下,以“一八艺社 进步艺术青年为薪火的新兴木刻运动相继在全国燎原。平津木刻研究会主办的“全国木刻联合展览会”于1935年元旦在北平太庙举行后,于10月巡回至上海展出,展品包括中国现代木刻、古代木刻及图书、西洋现代版画以及木刻工具和制作过程。该展览是新兴木刻艺术作品的大规模的一次展出,平津多家报纸为此出版特刊,盛况空前。这次全国性木刻画展的成功,是由于内容配合着抗日战争前夕的反帝高潮,拯救民族危亡,独树木刻新生而获得了人民广泛的拥护,并发扬了新兴木刻版画艺术的战斗精神。鲁迅为这一展览会将出《专辑》所作引言中写道:新兴木刻“乃是作者和社会大众的内心一致的要求,所以仅有若干青年们的一副铁笔和几块木板,便能发展得如此蓬蓬勃勃。它所表现的是艺术学徒的热诚,艺术家反映当下社会现状,用画笔告诉群众所见不到的或不注意的社会事件,因此也常常是现代社会的魂魄”木刻作者们正是循着这一主导思想激励自己,促进版画运动的健康发展。虽然因军警当局冲击破坏,《专辑》未能出版。这次木刻联展的社会反响,进一步证实新兴的木刻创作,不单是具有特殊的造型手段,而且还具有特殊的题材内容,首先将劳苦大众的生活与斗争这一崭新的题材放在创作的首位。木刻作者所关心的,必然是与当时人民大众最关心的抗战救亡、反帝反封建的要求相一致。木刻创作便成为革命斗争的一种轻武器,鲁迅称之为匕首和投枪中的一种。当时木刻题材上的开拓,对整个美术创作领域,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巨大影响和带头作用。

(二)表现形式与内容的完美

对于木刻版画的表现形式和内容。鲁迅在倡导新兴木刻的同时,特别重视表现形式要切合内容的需要,努力主张做到内容与形式的统一。他既反对徒有其表而内容空泛的作品,也反对因艺术性差而遭致不能表现内容的作品,更反对资产阶级形式主义的东西。就当时情况来说,反对资产阶级形式主义艺术是美术领域里的重要斗争。鲁迅一面批评影响中国艺坛的欧洲怪画,“一怪即便于胡为”,一面又指出“别一派,则以为凡革命艺术,都应该大刀阔斧,乱砍乱劈,凶眼睛、大拳头,不然即是贵族。”鲁迅发表了指导性的灼见,在木刻版画上对于光会玩弄技巧表现形式时,鲁迅嘲讽地指出:“用命题欺骗群众,或以怪异诱惑读者的虚伪画家,在中国为数不少,别人如问作品的内容,他便笑你不懂艺术。因此就有越为少数人欣赏的东西,其价值越高的论调出现。甚至画家自己也无法解释的作品,难道这就是最高的艺术?谁都承认绘画是世界通用的语言。我们要善于利用这种语言,传播我们的思想。”(6)

纵览现代版画史,我们深知新兴木刻是属于大众的艺术就要为大众服务,让大众看得懂的艺术。鲁迅在扶植木刻艺术,对于怪异脱离现实的画风予以竭力抵制和痛斥,使木刻艺术成为推动社会变革,引导人民前进的工具,而木刻版画的好处就在于便于制作、便于复制、便于传播,所以有益于美术运动。这样做美术界才有希望。总是先有了艺术内容,然后才考虑艺术表现形式。它们相渗透、互相制约、互相依存、互为表里。没有艺术内容就没有艺术形式没有艺术形式,艺术内容也始终是游离的、分散的现象。艺术创作的基本要求应该是在确定了内容以后,给以恰当的表现形式,创造出完美而新颖的艺术形式,使内容能够获得恰当的具体形式,构成艺术的美。正如别林斯基所说:“如果形式是内容的表现,它必和内容紧密地联系着,你要想把它从内容中分出来,那就意味着消灭了内容反过来也一样,你要想把内容从形式分出来,那就等于消灭了形式。因此,对于任何一部艺术作品来说,只有形式而没有内容,都是不可想象的。两者应该是完美的统一,才具有艺术......鲁迅又指出:“技巧修养问题是最大的问题,这是不错的,现在的许多青年艺术家,往往忽略了这一点。所以他的作品表现不出所要表现的内容来。”(7

在鲁迅的关怀下,新兴木刻以形式和内容有机结合的艺术就这样带着刀的勇利、火的热情,以时代艺术的表现性量,以一代青年的救国情怀,登堂入室。这些木刻虽稚嫩却真诚,虽简陋却豪放,虽幼小却充满希望。新兴木刻艺术似星星之火在全国的艺术青年中以燎原之势火红起来,使革命的觉醒提前到来,使抗日的烽火率先燃放。在文艺界、在出版界、在前线的勇士面前成为奋进的有力武器,成为真正代表中国现代性的艺术创作。

(三)个性和共性的共鸣

个性指一事物区别于他事物的特殊性质共性指不同事物的普遍性质。个性和共性是一切事物固有的本性,每一事物既有共性又有个性。共性和个性在一定条件下会相互转化

新兴木刻艺术是一种反映当下人们追求精神美的现象,它是以刻刀、木板、油墨、纸张为载体,创造出一定的艺术形象来反映社会中的各类生活。我认为木刻画的共性是刻制简洁、黑白分明、携带方便、成本低廉、复制即便、利于宣传、也是当时民族艺术所催生出的共性艺术形式。个性是在共性的基础上每个特定时期特定艺术家所表现的技巧形式和内容的不同。其中显现出精神境界中的力量的美,反帝反封建的情感美是新兴木刻的个性发挥中共性呈现的一大亮点,同时它也抨击各类社会的丑恶现象在物质的手段中所显现的形式美和技巧美又是它另一大亮点,在整个艺术世界里,可以这样说,无论那类艺术,都应该是这样,毫不例外,这就是艺术的共性。现在青年人比较急功近利,挖空心思去做一些东西。在技术层面上去做还是比较容易的,要反映生活、反映时代却不是那么容易,因为会涉及到很多创作上的问题。 
      鲁迅认为:中国版画一定要走自己的路,要坚持民族性和画家个性,一定要有自己的风格,不是人云亦云。版画展现在看的人比较少,它没有油画、国画那样丰富生动,如果再搞些看不懂的作品,那看的人就更少了,这样的话版画还会有什么出路?我觉得代表中国传统的水印木刻,应该要弘扬,要发扬光大。所以说一件受大家欢迎的木刻画往往是个性和共性的共鸣产物。

三、时代创新意义

时代需要创新,创新推进时代发展。鲁迅以满腔热忱期待着年轻的中国无产阶级新文艺开创出崭新的艺术风格。19318月以后,在“一八艺社”艺术思潮的影响下,各地多种形式的新兴木刻艺术学社如雨后春笋般相继成立,如:左联美术家联盟的“MK现代木刻研究会”,“上海木刻研究会”,“北京木刻研究会”,“野风画会”,“春地美术研究所”等等,鲁迅认为,木刻艺术风格应该是真挚、清新、充实、明白、蕴藏着“力”,而又充满地方色彩和民族气派的。为此,他努力绍介十月革命后苏联的文艺作品。在评述苏联版画时,鲁迅谈到,这些作品“不像法国木刻的多为纤美,也不像德国木刻的多为豪放,然而它真挚,却非固执,美丽,却非浮艳,愉快,却非狂欢,有力却非粗暴;但又不是静止的,它令人觉得一种震动——这震动,恰如用坚实的步法,一步一步,踏着坚实的广大黑土向建设的路的大队友军的足音”(《且介亭杂文末编.记苏联版画展览会》)。

鲁迅全力扶植,鼓励艺术青年勇于开发新机,树立新风。他激情洋溢赞扬陶元庆的绘画“以新的形,尤其是新的色”描绘出“自己的”、“现今的”世界,并肯定其中“仍有中国来的灵魂”。积极倡导艺术家深入实际,参加斗争,不断克服“翻筋斗”的小资产阶级动摇性。同时,鲁迅鼓励进步作家和文学青年要发扬独创精神,勇于创新,运用独特的表现方式和手法去表现新颖、独到的思想如果和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审美趣味不发生关系,这样的“创新”不会在群众的土壤中生根。如果思想进步,力图反映人民群众的疾苦、愿望和要求,勇于创新,探索独特新颖的艺术表现方式,精神是可取的,然而,如果大多数群众不懂,就应该从这种尝试中吸取教训了。

(一)新兴木刻运动是时代的召唤

 我们说当时的新兴木刻运动并非横空出世。这一时代新事物的诞生和源起首先与那个反帝、反封建的救亡图存的历史背景相关,与以五四运动为代表的新文化思想的探索与追求相关,又与大革命失败后左联所积极宣扬的普罗文艺对青年的影响相关,与全球性的工人运动和社会主义革命解放浪潮所催生出的进步文化在中国的传播相关联。这是一个千般纠结、万般危机的年代。艺术成为表达民众心声、对抗反动腐朽统治的利器,成为一代青年为之献身的信仰。这或许是我们审视中国近现代艺术史所首要关切的。青年向何方?这又是一个民族觉醒、历史转向时期的重要的精神征兆。正是在那个白色恐怖磨刀霍霍与外敌侵辱民族危亡、国家的救亡图存与文化的引西兴中盘根错节的乱世当

以鲁迅先生为代表的进步文化力量高度重视艺术与青年的重要性,同时将两者作为推进社会改造的重要策略,并担当起了青年导师和新兴木刻倡导者的重任。诞生于杭州艺专、演变并发展到上海的一八艺社,正是我国现代美术史上最早的一个进步青年美术团体。8在鲁迅的直接指导下,一八艺社提倡新兴美术,主张艺术从沙龙走向街头,并以大都市上海为窗口,以民族民生的呐喊为己任,以刀代笔,以木代纸,出现了一大批新木刻运动的艺术斗士,如:陈烟桥、江丰、胡一川、李桦、赖少其、力群、李可染、艾青等,这些新兴木刻运动的勇士在时代的召唤中成为中国革命的急先锋,更是影响中国现代美术传承的一代精英。

(二)民族精神的彰显

 新兴木刻运动在全国的展开,正是木刻艺术家对国民灵魂有了清醒而深刻的认识鲁迅不遗余力,全方位地展开对我们民族存在的劣根性的批判。他说:

“中国人的不敢正视各方面,用瞒和骗,造出奇妙的逃路来,而自以为正路,在这路上,证明着国民性的怯弱,懒惰,而又巧滑。”为此,他把根除奴性、扫荡封建文化视为改造国民精神之根本任务,新兴木刻运动也是体现了“立人”思想,即把“沙聚之邦”改造为“人国”。在他看来,只有健全的人性,才能从根本上改变当时中国愚弱的状况,提高整个民族的文化素质。在鲁迅精神的鼓舞下,

在上海、杭州相继联合展出的木刻作品时出现了象一川的《饥民》、《流离》,占非的《五死者》,力群的《三个受难的青年》等让人振奋的作品,同时也出现了《木铃木刻集》、《国立艺专抗战木刻集》等反帝反封建的进步木刻专刊,因此,新兴木刻运动就是“新世纪之新精神”,是忧国忧民的精神,是维护人的尊严,光耀人的生活,明白人生的真谛。他的“理想人性”就是彻底摆脱奴性、具有原属于人的独立精神和自由精神。

伟人毛泽东说:鲁迅先生不仅属于他的时代,鲁迅先生属于我们中华民族。产生过鲁迅的民族,是伟大的民族,更是永远值得骄傲的民族。敬仰鲁迅,是一

个人品位的标志。一个民族必须有不可亵渎的文化精神,鲁迅先生是中华民族追求真理、无私无畏的强大精神力量,鲁迅先生永远是我们的民族魂。鲁迅在中国的价值,据我看要算是中国的第一等圣人,孔子是封建社会的圣人,鲁迅是新中国的圣人。而鲁迅倡导的新文化新兴木刻运动的先驱精神正是我们中华民族迈向文化大繁荣大发展的永恒的民族精神。

注释:

(1)徐亮:《现代美学导论》,浙江大学出版社2009年5月,前言11行

(2)鲁迅:《鲁迅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第八卷,第32行

(3)李允经:《中国现代版画史》1996年10月,山西人民出版社,P7第12行

(4)鲁迅:《记苏联版画展览》序言

(5)李允经:《中国现代版画史》1996年10月,山西人民出版社,P11第10行

(6)王观泉:《鲁迅美术系年》,人民美术出版社,19797月第一版,P4447,一九三O年二月二十一日,在艺术大学的讲演

7(一九三五年二月四日,鲁迅复唐河信,复李桦信。信存《鲁迅全集》第十三卷350204③号。)

8许江:中国美术学院院长,《美术报》2011年9月10日特刊文稿

参考文献

1、李允经:《中国现代版画史》,北京鲁迅博物馆研究员。1996年10月山西人民出版社;

2、许江:《中国美术学院版画之路》(重负重觅八十载),中国美术学院现任院长、博士生导师。2011年9月美术报特刊文稿;

3、美术报;《他们眼中的鲁迅精神与新兴木刻运动》,2011年8月美术报访谈录;

4、徐亮;《现代美学导论》, 浙江大学文艺学教授博士生导师,2009年5月浙江大学出版社;

5、李允经:《鲁迅木刻活动年谱》,北京鲁迅博物馆研究员。1986年10月上海人民出版社;

6、李异鸣:《鲁迅谈人生》报社记者,媒体人20115月武汉出版社

7、王观泉:《鲁迅美术系年》黑龙江省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硕士生导师,中国鲁迅学会理事;1979年7月人民美术出版社

8、阿袁:《鲁迅先生的心里话》,北京国家级出版社编辑、记者。2011年7月人民出版社;

9、李浴:《中国美术史纲》,敦煌艺术研究所研究员,鲁迅美术学院终身荣誉教教授1988年辽宁美术出版社出版

10、周心慧:《中国版画史丛稿》,首都图书馆副馆长研究员,北京师范大学研究生导师。2002年12月学院出版社

11、李允经:《鲁迅与新兴木刻运动》,北京鲁迅博物馆研究员。1985年12月人民美术出版社

上一篇:全案设计策展2012浙江省人才招聘会室内主题专区
下一篇:参观浙江美术馆《鲁迅的面容》展览1